《種田養傻夫》[種田養傻夫] - 種田養傻夫第4章  

她就是欺負原主是個傻子,才使勁磋磨。
一想到原主的生命就這樣沒了,不知道是不是受這對身體的影響,伊禾心中怒氣衝天。
下手愈發重了,一直到秦氏嘴角流血,哭着求饒為止。
伊禾低頭,捏緊秦氏下巴,如同野獸一樣冰冷的眸子盯着秦氏,緩緩說道。
給我記住了,再敢擺譜,你這條命就別要了。
當做垃圾一樣丟開秦氏,伊禾穿好衣裳,兀自坐上那一台灰頂小轎子上。
轎夫這才敢從樹林里出來,大氣不敢出只低頭抬轎子。
這新婚婦連婆婆都敢打,委實少見。
秦氏哭到斷氣,想去找當家的告狀,但一想到剛剛伊禾說的,自己只是個妾,就氣的渾身發抖。
灰頂小轎走進有田村穆家院子里,賓客們面色難看,新婚當天,新娘竟然遲到了!
穆安平更是覺得丟臉,看着一旁蹲在地上玩自己衣角的傻兒子,火氣更大了。
礙於賓客在場,不好發作。
正氣着,門外忽然走進來一個女子。
身材纖細,頭戴紅紗。
但她身上卻帶着點點血痕,甚至能聞見點點血腥味道。
穆安平當中丟了臉,對這個好不容易給傻兒子娶來的新婚婦也沒好臉色。
即使是個傻子,他也沒好臉色。
你去哪兒了?
嘩一下,伊禾掀開蓋頭,露出蒼白的臉,以及滲血的額頭。
我?
我被你那好繼室騙走,她要我朝她磕一百個頭,不磕就不能進門。
什麼?
賓客們一片嘩然,嘴巴張的能吞下一顆雞蛋了。
我倒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沒上家族名冊的繼室竟有這麼大權利?
一個繼室,竟敢如此膽大?
等等!
她不是個傻子嗎?
怎麼忽然說話變得利索了?
穆安平更是驚訝,兩家人私下談妥,傻女嫁傻男,你不出彩禮我不出聘禮。
甚至伊家還出了十斤白面倒貼,只求婚期從一個月之後提前到今天。
結果這會,原本應該痴傻的只會咿咿呀呀叫的兒媳婦竟然能正常說話了?
娘子!
我的娘子!
地上蹲着的紅服男子笑嘻嘻站起,蹦跳着往伊禾那裡去。
已經雙九年華的男人臉上全都是稚氣,言語間滿是天真。
可他卻偏偏生得一副絕美容顏,笑起來像是仙子一樣,讓人不由自主放下戒備。
紅衣襯得他熱情瀟洒,衣袂飄飄間,男人看上去跟常人沒什麼不同。
可他是個傻子,且智商只有三歲!
這就是伊禾今日要嫁的男人,穆遲。
秦氏被穆珍兒扶着哭唧唧進了院子,三十多歲的秦氏哭的悲痛,哭訴自己如何委屈的被伊禾狠打一頓,對自己攔停轎子的事情絲毫不提。
當家的,這樣的兒媳不能要啊!
趁沒拜堂,將她送回去吧!
秦氏知道穆安平吃軟不吃硬,示弱是最好的辦法。
可這次她失算了,穆安平聽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