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繁重的課業》[這麼繁重的課業] - 第一章

一年半載才回來一次。
於是我也便有了更多的時間照顧陳運禮和陳運儀的起居,衣食住行從未虧待過半分,等孩子到了五歲,便請來夫子啟蒙,到了七歲便送進陳氏族人的家學。
陳運禮十分聰慧,就是有些貪玩,時常挨夫子訓誡,我對他自然也格外嚴格,所幸他功課突飛猛進,得到了夫子的讚揚,並說照此下去,不出兩年便能下考場,搏一搏童生試。
家裡對此都十分高興,原本對我平日里嚴苛管教的不滿也沖淡許多。
而陳運儀我也打算過兩年為她請來宮裡放出來的嬤嬤來教習禮儀,為她贏得大家閨秀的好名聲,以後說上一門好親事。
後來庶姐來了,比起我這個嚴厲的嬸嬸,兄妹二人更喜歡溫柔體貼的庶姐。
陳運禮因為兩年後要參加童生試,夫子單獨給他和另兩個孩子開了小灶,對他們的教導更為嚴苛。
陳運禮回到家怨聲載道,以往我都並不往心裏去,只笑着寬慰他幾句,便催促他去書房學習。
庶姐知道後,卻帶着陳運禮去私塾找夫子評理:為啥單單給陳運禮布置這麼繁重的課業,壓得孩子喘不過氣來,孩子要是學出啥毛病來誰負責?
夫子本就是陳氏族人花重金從京城請來的老學究,教了無數弟子,還第一次碰到這麼不尊師重教不識好歹的學生,當下吹鬍子瞪眼表示不願再教陳運禮了。
我得知庶姐這番操作都驚呆了,連忙備上厚禮去給夫子賠禮道歉,又花銀子找上族長幫忙說情,才把事情擺平。
哪知一回陳家,婆婆便把我找去,說聽庶姐說,以前在靳州時就有夫子因為太嚴苛把學生逼死的事發生。
「這陳家私塾的夫子聽說在京城時名聲就不好,迂腐教條,實在不行,就花錢另外給禮哥兒找個好點的先生。」
婆婆最是看重陳運禮,聽說他為了學習吃不下睡不好,心疼之極。
「母親有所不知,這夫子雖說嚴厲,可是教出來的學生卻極負盛名,單是會元就出了好幾個。」
我耐心勸解婆婆,「夫子能來陳氏家學,聽說是因為京城的陳翰林對夫子有救命之恩,這才說動他來給陳家孩子們當先生的,能夠得夫子教導,是求都求不來的緣分。」
「嘁,什麼緣分,我…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