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燥熱所替代這種燥熱》[燥熱所替代這種燥熱] - 第一章

男人一旦有異常舉動,多半是在外面有了新歡。
一個婦科大夫,機會實在太多了。
但他是我的全部,我不能失去他。
我來到他工作的醫院找線索。
可護士卻告訴我,他兩天前辭去了醫院工作。
到底是誰勾走了李一楓?
護士對我說,李醫生平日非但不跟女性說笑,就連男人他都不怎麼搭理。
所以,要我不用擔心男女問題。
十年來,我們始終形影不離。
為什麼丟下我?
天黑了,偌大的房間里,只剩下孤零零的我。
其實我和他在一起,有很多未解的謎團。
雖然相愛,但他卻不允許我們留下合影照片。
還有,他從來不讓我見他的家人。
他是首都戶口,卻偏偏要在中國最北方的城市生活。
為什麼?
而且我們經常搬家,租住的房子最少一年搬一次。
李一楓是首都醫科大的高材生,但他卻願意屈尊縣城醫院。
十年來,他不允許我去醫院,有個頭疼腦熱都是他給我治。
我們沒有朋友、不和鄰居說話,甚至他沒跟同事吃過一次飯。
我很想要個孩子,但他總說時機沒到。
我在他面前就是個透明人,而他在我心中,就是個巨大的問號。
半夜,我思念老公,加之發燒嚴重,所以輾轉難眠。
「噠……噠……」,屋裡隱約有腳步聲。
啊……有人扒着門探出頭,往我卧室里看。
是李一楓……我翻身下床,叫着他的名字,尋到客廳。
但什麼也沒有。
是我眼花了?
我心中有太多不解,在客廳里坐到了天亮。
我坐在江邊發愣,此處人跡罕至,我和他經常在這裡散步。
也許是初冬的早晨過於寒涼,我感覺身體越發虛弱。
但奇怪的是,虛弱到一定程度,通體又會被燥熱所替代。
這種燥熱讓我意識變得有些模糊。
此時,江對岸緩緩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李一楓。
他遠遠看着我。
「老公……」我無力地叫着他的名字,一步步蹚着江水,朝對岸走去。
當江水沒過鼻子時,我才意識到,我不會游泳呀!
於是,我在水中拚命掙扎,但身體卻不斷下沉。
我手刨腳蹬在水裡掙扎,急急的江水將我團團包圍,對岸的李一楓卻不見了。
完了!
我一個全職太太,有大把時間,為什麼不學學游泳?
我口鼻嗆水無法呼吸,陷入了半昏迷狀態。
突然…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