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校花前女友被迫同居的除魔日常》[與校花前女友被迫同居的除魔日常] - 第五章 清晨夢醒

江洋站在那座未拆前的老宅中,…

從黑暗處生髮的人影活動起來,

一切如老舊電影一般將這座宅邸發生過的事重新上映給江洋,

這是江洋作為除妖師的一個技能—天眼決,

利用事物發生過的殘影推導整個事件的始末,

昨夜接到老闆的求救電話,江洋並沒有立即去施救,

一者老闆身上的陽氣還未散盡,妖怪不可能完全佔據他的身體,老闆暫時無性命之憂;

二者那日去老宅探訪,發現了斷絕輪迴的卦陣,

可以推斷要附身老闆的妖怪定是那老宅中的某些古怪東西,

江洋想要降伏它就要知道那個老宅里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三者也是最重要的理由,除了魔君顱,江洋的其他法器全在郵寄的路上,這是哪家的快遞郵的這麼慢,一定要打差評!

「爸爸,爸爸,我看見媽媽了。」一個瘦小的人影忽地跑到江洋的面前,

他顯得有些慌亂,不時看向房子深處的房間。

「爸爸也看見了,以後咱們一家又可以團聚了。」一個大人模樣的影子摸了摸孩子的頭。

「可是爸爸,吳叔和陳叔他們都說媽媽死了,都不信我說的話。」孩子有些委屈地說。

「他們在說謊!」大人突然咆哮道,嚇得孩子向後退去,

「去,將這個符貼在門上,你媽媽就再也離不開我們了!」大人手中的符咒發出黃色的金光,

「誰在那,膽敢窺伺我?」那人突然看向江洋,

一道金光划過,

江洋的天眼決維持的情景開始坍塌…

「江洋!江洋!你是豬么?需要這麼長的睡眠時間?」

……

「江洋?你起來了么?再不收拾就要晚了,不是說好了今天去給老闆驅魔的嘛?」

……

「江洋?江洋!你不會是戴着耳機睡覺的吧!」

這是蘇心橙的聲音?唉,若是每天都有一個人這樣叫我起床也挺好,

「不、好煩!」魔君顱嗚咽道,

「問你了么!閉嘴。」

江洋暈暈沉沉地走到門前,將屋門開啟,

「你昨天睡得很晚?」蘇心橙見江洋無精打採的樣子,也沒再多說什麼,

只是又善意地又提醒了一句,「今天一起去驅邪,昨日說好的。」

「黃色的光…醒來。」江洋顯然還未從天眼決中完全清醒過來。

蘇心橙正困惑江洋為何如此疲倦,只聽他嘴裏不停地嘮叨着什麼?

細聽起來,就黃色二字最為清晰,

蘇心橙不禁羞紅了臉,

「注意…注意身體!」蘇心橙說完後將門又重重地關上,

「呼,這個笨蛋一天天都在做什麼呀!」蘇心橙的咆哮最後甚至有些破音。

「注意…注意身體?喂,你是誤解了什麼吧。」江洋揉捏着太陽穴,許久才直起身來,他扯過厚重的窗帘,

清晨第一抹陽光灑進屋內,

「陽光,真好!」

「你凌晨幾點睡的,看起來這麼沒精神。」在玄關穿鞋時,蘇心橙假裝平靜地問。

「一直沒睡吧。」

「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