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豪放的笑聲聶載沉》[一陣豪放的笑聲聶載沉] - 第一章

的嘴巴張着,眼圈慢慢紅了,坐了下去,從大褂袖裡掏出手帕抹眼角:「我大清怎麼就落到了這種田地啊!
都怪那些殺千刀的匪黨!」
被派去聽牆角的丫頭回來鸚鵡學舌,雖然學得不全,但也八.九不離十了。
自己還是低估了將軍府對促成這樁婚姻的決心。
白錦繡的心情忽然變得惡劣無比。
現在唯一的希望,或者說變數,就在父親那裡了。
要是他不顧自己的意願也答應舅舅的話,那麼即便不孝,她也只能再次離家了。
她忽然一刻也不願再留這裡了,只想立刻回去,猛地站了起來,走過去一把拉開門,朝外說道:「去告訴舅舅舅母,就說我想念我爹,現在就動身回去了!」
……為白家小姐出行舒適考慮,明早要將汽車先一道運上船,走水路抵達水道彎折的雲鎮後上岸,由他載着白家小姐走完剩下的路,自然了,劉廣會同行,剩餘人帶着東西在後頭坐馬車去古城。
現在開始到明早的這段時間無事。
聶載沉替車添滿油,再次檢查過一遍車況,確保沒有問題,便往郊外西營而去。
估計原來的司機回來還要些天,他需要收拾點接下來換洗的衣物。
眾人早就知道他因為會開洋車,被白家救急借了過去的事。
白家是**爺,給新軍發錢的爹,替白家做事,也就理所當然。
見他忽然回了,欣喜不已,紛紛跟了上來,圍着問東問西。
「聽說我兄弟回來了?」
營房外傳來一陣豪放的笑聲。
聶載沉回頭,見方大春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
他放下東西,轉身迎了上去。
「走!
上回還欠一頓酒。
晚上老哥我請你去喝酒,咱們不醉不歸!」
明早要上路,不適合飲酒。
聶載沉正要推掉,外頭忽然跑進來一個士兵,嚷道:「聶大人,有個自稱白府管事劉廣的人來找你,在營口等着,說計劃有變,白小姐馬上就要動身,就等你了!」
屋裡的嘈雜一下沒了,眾人全都望着聶載沉。
「白家的小姐?」
陳立嚷了起來,驚詫萬分。
「我頂你個肺呀!」
「大人你這幾天原來是給白家小姐開車?」
眾人也都瞪大眼睛。
全是光棍,忽然冒…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