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閱讀》[章節閱讀] - 第九章與我何干(2)

  「我說了,別動!」她喊着,丟開了棍子,竟不知何時藏了一把短刀,眼下竟直接將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哎呦!四小姐,您這是做什麼!」老管家當即被嚇的心臟漏了一拍。

  雖說府中人皆知四小姐林淺姝不得寵,可人家怎麼說也是府中千金之軀,若有差池,禍頭落到這些下人的頭上,那不過是遲早的事情。

  「林…淺姝!」沈宴君聲音虛弱,他背後的衣服已經被血浸濕,他耗不了多久了,「放下…」

  那微弱的聲音傳入林淺姝耳朵的一刻,她眼前瞬間浮起了一些畫面,是真是假她已經不記得,但一切卻是那麼真實。

  「怪不得…」林淺姝低聲喃語,不等再回頭。

  便見林趙氏身邊的嬤嬤從門外而來,她高昂着下巴,冷眼掃向院子,「夫人要見你。」

  林淺姝吞下一口氣,「他…」

  「暫且留下。」嬤嬤瞥了一眼沈宴君說完,便已經滿目厭棄的開始往外走了。

  林淺姝手中的刀子瞬間掉到了地上,正當她準備跟嬤嬤走時,她就似想到什麼一般,轉頭跑到了沈宴君身邊,「書墨,去給他請大夫。」

  「可…小姐…」昨晚,她們所有的錢都用來收買那三個乞丐了,眼下哪兒還有請大夫的錢。

  況且,一介賤奴又怎配…

  「讓你去!」還不及書墨話說完時,她喝令聲止,轉頭看向了沈宴君,「等我回來。」

  話畢,林淺姝兩步便追上了嬤嬤。

  林趙氏院子敞亮,屋內燃着香爐,整個房間氣派卻又不失典雅。這種院子,她娘,一輩子都不曾住過。

  「夫人,四小姐來了。」嬤嬤說完,便已經退至一側了。

  聞聲,林趙氏曾抬頭看過林淺姝一眼,一眼過後,她便端起了茶杯開始慢品茶中芬香。

  「見過夫人。」林淺姝按規矩行禮,卻不等起身,便聽林趙氏問道:「那小子到底何方神聖,竟讓你擁護至此。」

  昨晚天色太暗,林趙氏並未看清楚,眼下她本想着等那野種被打發出去時好好看看是什麼貨色,誰知那孩子竟像是一尊佛一般,請了一個上午也沒將人弄出來。

  林淺姝並沒回答,只是緩緩起身,然後一言不發的站在林趙氏的面前。趙家雖算不上是謝頤一派黨羽,可趙家的孩子卻盡數多為三殿下的門下生。

  若讓林趙氏知道了的沈宴君的身份,只怕後果不堪設想。所以,在來前,她便已經做好了誓死護他周全的準備。

  見林淺姝沉默良久,林趙氏臉上浮起來了不耐煩,隨後便聽她身後的嬤嬤喊了一句:「夫人在問四小姐話,不管知否都應回一聲才是。」

  「和眼緣罷了。」她輕描淡寫的答了一句。

  緊接着,林趙氏便笑了。她看着林淺姝,如意有所指一般道了一聲,「和你眼緣的,還真不少啊。」說著,林趙氏順手將手中茶杯放置到了身邊的桌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