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貴妃》[惜貴妃] - 第1章 太子東宮

夏至從未想過,她會有今日,她不過是皇后娘娘宮中奉茶的一名小宮女。

「你願不願意,改變身份,給自己與家人帶來榮光呢?」夏至想到皇后娘娘那日對自己所說的話語來。

榮光?富貴?

皇后娘娘說的榮光,不過是讓她為當今太子殿下侍寢,成為東宮的妃妾之一。

何況,也由不得她說願不願意,高高在上的太后娘娘說出的話,是不容人違逆的。

夏至在宮女的侍候下,沐浴後塗著芍藥花汁子擰就的香粉,穿上月白色的百褶如意裙,套上牙色月季花夾襖,外頭又套了一件素紗袖繡的禙子。

長長的一頭青絲綁成螺髻,帶上挑面花冠,飾以素銀簪子。

夏至端着五彩描金托盤,雙手端着那盤子跪在地上,恭謹道:「恭請太子殿下用茶。」

太子殿下由着夏至侍奉,淺淺飲了一口,遂將那盞茶一飲而盡。

「叫什麼名?多大了?」太子問道。

回太子殿下的話:「奴婢叫夏至,十四了。」

「夏至倒是個好名。誰起的?」

「奴婢父親起的,奴婢是夏至這日生的,剛好又姓夏,所以就起名夏至。」

太子殿下淡淡的掃了夏至一眼,心裏默默嘆了一口氣,掃了一眼窗外的黑影,隨即轉眼夏至便被太子抱着便壓在了身下。

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太子的容貌,一雙眸子漆黑深邃宛若無底,是個丰神俊朗,面如冠玉的男子。

太子殿下身為男子,壓在夏至身上分量極重,又兼緊張,更是覺着喘氣都有些困難,不消半刻,夏至的臉就開始紅漲起來。

「怎的?你竟是害羞了?宮中的姑姑竟是沒有教過你么?」太子殿下清冷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太子殿下二十有五,早經人事,亦免不了對着少女的美好產生些許**。

一瞬間,好似心頭熱血盡數滾湧起來。

卻又在瞬間歸於平靜,眼淚,冰涼的、絕望的眼淚,一瞬間,澆滅了所有的火焰。

太子當即便停下來,解開自己身上的外裳,語氣冷道:「且披上罷,這般便也全了你該做的事。」

看着坐在地上蜷縮的夏至,衣衫凌亂,鬢髮鬆散,一雙眼睛無神至極。心中的不忍,又多了些許。

太子擼起袖子,拿過簪子往臂膀上狠狠一划,鮮血滴落在白綾上,如朵朵梅花般。

「待到明日,自然會有人接你入東宮,本宮……本宮會給你一個名分。」太子淡淡的說道。

「殿下……」夏至不知道該要說些什麼好。

「恭喜娘子,昨夜承寵之喜!」

冊封夏至的旨意很快便下來了。

按祖制,宮女得帝及太子幸,須初為最低名分,東宮最低名分的是選侍。然因着皇后宮人的原因,特賜為奉儀。

「您既是太子殿下的奉儀,按着禮節,您是應當向太子妃娘娘請安的。只是今日天色已晚,娘娘便下令說您只等着明日去請安便也是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