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雪昭恆崇郁大結局》[烏雪昭恆崇郁大結局] - 烏雪昭恆崇郁大結局第11章  

烏雪昭一抬眸,天子眼裡已滿是情|欲之色。
當晚,烏雪昭被折騰累了……床榻猶如雨打海棠一般,床上的錦被像亂紅,連她身子上也是。
她實在沒力氣回去,只好睡在了天子身側。
桓崇郁瞧着少女的睡顏,也闔眸入睡。
天剛剛亮,烏雪昭就起來回了烏家的莊子。
她從果林里走到別院,兩個丫鬟也醒來了,見了她,就道:「姑娘這麼早就去散步了?」
「嗯。」
烏雪昭拂開果樹低拂的果木樹枝,去和榮姨奶奶說話。
倒也無人疑心什麼。
烏雪昭回烏家這日,是半晌午時候。
日頭正要熱起來,靈月、靈溪領了冰塊,趕緊放在屋子裡消暑。
又忙着去大廚房燒水煮茶、煮綠豆湯,再切些水果過來,用冰鎮着。
烏雪昭則重新搬出了綉架,在房中用雙面繡的技法重新綉一扇屏風。
家裡以前請的女紅師傅,主要教蘇綉,只是粗通雙面綉。
烏雪昭再怎麼喜歡,也就只學了個皮毛,後來全靠自己東打聽、西打聽,拼湊起知識點再深入琢磨。
她這才領悟出一些雙面繡的門道,雖能綉出不錯的綉品,仍有許多不足。
技法上也不夠嫻熟,得多練習。
綉癮一上來,之前要做的護腕,也被暫且擱置下了。
靈月煮好了茶送進來擱着。
一眼就看到烏雪昭脖子往下,有些紅痕。
她納悶道:「姑娘,你身上怎麼了?
怎麼那麼紅。
不像蟲咬的啊……」烏雪昭手一顫,差點扎到了自己。
她攏了攏衣領,遮住脖子下的痕迹,平靜地說:「我自己不小心弄的,沒事。」
靈月不知男女之事,不疑有他,坐在旁邊悠悠地打着扇子。
順道打起了哈切,眼角濕潤,一臉夏日裏的懶倦之態。
「雪昭姐姐,雪昭姐姐,雪昭姐姐。」
院子外頭有人這麼一叫,靈月頓時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