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話》[聽話] - 第4章 別後悔

五一小長假的圖書館裏,已經沒有可以落腳的地方。

知微從書架旁的樓梯上醒了過來,揉了揉眼睛,看到手中的書頁**一片。

反應過來的自己趕緊摸了摸嘴角,一片口水還在滴。

匆忙擦乾淨後,因為不好意思,隨手拿了三本書去買單。

在通往一樓的樓梯處,剛邁下兩步樓梯,腋下的帆布包被人往後拉住,知微身子因慣性往後一仰。

錯愕的回頭,一個男生身穿白T,碎發擋在額前,背後的陽光穿透了玻璃窗,為他籠罩了一身光芒,以至於知微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臉。

這一瞬間,似乎過得很慢很慢

半響,男生才開口說道:

「同學,我要檢查一下你的包,核對小票。」

「哦。」

知微呆萌地取下自己的帆布包,遞給了高霽川。

隨後靠邊站在樓梯上,十分乖巧的等他核對完。

總共就3本書,他在手裡擺弄了很久,因為拆了封膜,他還打開翻看了一下。

知微不明白核對一下書本信息為什麼還要看內容,而且之前買書也沒核對過什麼信息。

但是她不好意思開口說,畢竟人家是工作人員,反正自己買了單,等他核對完就可以了。

高霽川將書放回她的帆布包里,遞給她,並說了聲:「可以了。」

知微從他手裡接過包,沖他禮貌的彎彎腰點頭,隨後小跑着下了樓。

後來她的鑰匙落在了圖書館,只能回去找,高霽川拿着鑰匙一直等着她。

為了道謝,請他喝了一杯奶茶。

再後來,總是會隔三差五的遇見他,兩個人正式在一起後,才從江綺口中知道,所有的偶遇,都是高霽川蓄謀已久的。

就連在圖書館,也是他在等江綺查找資料,冒充的工作人員,在檢查包包的時候,他順勢偷走了鑰匙。

以前覺得挺浪漫,現在想想被這麼一個人費勁心機的追求,挺可怕!

知微簡單的講了一個圖書館兩人相遇對視的情節,其他的都沒有說出來。

「這也太清湯寡水了吧,這麼一遇就喜歡上了?」

有人吐槽道。

「你懂個P,這才叫愛情,你以為所有人都是上過床才愛呢?」尤米懟了回去。

「不行,太素了,再問一個,這個不算。」

「怎麼不算呀!想問就再來一次,轉到知微才算。」吳依依也幫着知微說話。

「要麼喝酒,要麼再問一個,知微你自己選。」

知微藉著酒意咯咯笑着,舉起食指:「那再問一個,我不喝酒。」

「你上一次是什麼時候?」

呃呃呃,這是什麼牛馬問題?

上一次?

前天?

知微手捂着頭,她實在不知道算不算。

頭疼。

「怎麼還要想一想呀!啥時候呀?太多了記不起來了?」

「前天?」知微回答。

「前天你不是說沒睡嗎?」

吳依依此話一出,眾人齊刷刷的看向她。

「噢~騙人,喝酒!」

「不行不行,哎呀!你們幹嘛問這種問題呀。」知微笑着擺手想推開酒杯。

眾人哄堂大笑,這杯酒不喝也得喝呀!不然玩不起。

知微一口乾了手中的酒,滿滿一杯,喝完還打了一個嗝。

桌上的瓶子又轉了起來,已經不再續菜,酒卻喝了一排又一排。

酒過三巡已經是凌晨一點了,知微晃悠着身子崴進了洗手間,用冷水沖了手,將冷冷的水拍在了後脖上。

酒勁上來了有一些燥熱,她想給自己降降溫。

走出來在過道里遇見了高霽川,不算明亮的燈光照在他身上,顯得他有些落寞和溫柔,和之前在電梯里見到,完全不一樣。

黑色的便裝,顯得他身材修長,他繾綣慵懶的靠在牆上,見知微出來,只是輕輕一瞥。

手中的煙霧縈縈繞繞的升起。

知微站在原地,想着是應該和他打聲招呼,還是直接離開?

高霽川側頭看向她,眉角挑起,似乎在問她有什麼事?

知微被他瞟的心下一慌,挽了耳鬢的碎發,連忙邁着步子離開。

路過他身前的時候,腳下一軟,整個人倒地時,被高霽川摟住。

只聽見他帶着玩味的聲音戲謔道:

「你這毛病什麼時候學的?」

知微立馬起身,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高霽川見她疑惑的表情,緊接著說道:「喝醉酒就往男人身上倒。」

……

知微想起上次自己被彭總吃豆腐的場景,他該不會真的以為自己是個陪酒的吧?

喝了酒就用美色勾引男人。

我去

不行,自己怎麼能受得了這個憋屈。

知微扯了扯嘴角反問:「你這毛病什麼時候學的?」

高霽川一聽,也滿腦子問號。

自己能有什麼毛病?

「專挑醉酒的女人下手。」

頓時,高霽川臉色一沉,黑的不得了。

知微又說道:「你腳剛往哪兒放呢?我今天可沒喝醉。」

只見高霽川五官都愣住了,有種被發現了來不及隱藏的窘迫。

高霽川只一瞬間,又換了張臉,嘴角一勾,笑着說:

「幸好你沒喝醉,勾引我一次就算了,第二次送上門,我可就不要白不要了。」

……

臉皮真厚,還要不要臉了!

等等,第一次,第二次?

這麼說……

「那天咱們什麼都沒發生?」知微驚喜的問。

見高霽川又陰沉的眸子,似乎不喜歡自己這個問題。

他揚起下巴,居高臨下的看着知微,冷哼一聲:

「怎麼?你還想發生點兒什麼?你如果真想,我不介意效勞。」

知微心裏暗暗罵道,真的不要臉

這話她應該怎麼接回去?

可惜吳依依不在身邊,不然可以取取經。

知微嘟着嘴,忽然挑眉,撩了一下耳旁的發,高霽川眼神落在她的耳朵上。

「不知道高總等在這兒是做什麼?該不會特意等我吧?到底是誰想發生點兒什麼?」

這話反而把高霽川逗笑了,他站直了身子,不再繾綣慵懶。

「藉著酒意才敢這麼大膽的說話。」

「我可沒喝醉。」知微不樂意的撇過頭。

「別喝了,送你回家。」

見高霽川很自然的牽起自己的手,明明覺得應該是很熟悉的手,此時卻有了陌生感,被緊緊的握着,很不自在。

知微清醒的想到了什麼,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嘲笑着說道:

「高總名花有主,送女人回家這種事,不太方便,被別人誤會了可不好,這個世道,大家對男人很寬容,可女人終究不一樣,還希望高總自重。」

高霽川停在半空的手漸漸落了下去,整個人僵住幾秒。

「我讓司機送。」

「謝謝,不用麻煩你了,出門就有代駕。」

知微語氣平和,對他報以禮貌性的微笑,僅以對他的身份表示禮貌,恭敬的微微彎腰點頭後離開。

高霽川看着她離開的背影,眉頭緊鎖,口袋裡手機鈴聲響起。

「霽川,你去哪兒了?別耽誤兄弟脫單呀!」

「我又沒綁着你。」

「你這話說的,你今天喝了不少酒,我這不是沒看見你,擔心你嘛!」

高霽川扯了扯衣領:「管好你自己就行。」

江綺賤賤的說道:「行!你別後悔!」

然後壓低了聲音對他說道:

「林知微同事都被我打發走了,現在就剩吳依依和林知微了,你不要這機會,我就把兩個都拉走了。」

高霽川眉心輕佻,喝了烈酒後口乾舌燥,動了動舌頭,隨着吞咽的動作,喉結上下浮動了一下。

「送她回家。」

高霽川聲線低沉,帶着些許沙啞難耐。

「啊?真送回家啦?」

「嗯。」

「老子看你剛才趴人家門口聽牆角那狗樣,還以為你多深情,原來就這點兒膽。」

「你要有當年那不要臉的勁,不就一次搞定了。」

高霽川從口袋裡拿出煙盒,食指彈開煙盒蓋,遞到嘴邊,微張着薄唇,輕咬出一支煙。

江綺嘀咕了兩句,高霽川懶得聽,便直接掐斷了電話。

拿出打火機點燃煙吸了一口,仰起頭呼出一圈煙霧。

隨着煙霧散去,意識有些迷離。

電話又響起

「高霽川,你丫的有病,老子還沒說完呢!」

「有P就放。」

江綺語氣輕佻的說道:

「人呢,要送你自己送,誰稀罕的誰疼,老子要送自己女人回家了,你自己看着辦。」

沒等高霽川開口,江綺就掛斷了電話

高霽川呆楞的看着手機,江綺剛才說什麼?

他黑眸一沉,臉色瞬間陰冷下來,熄滅了手中的煙,快速走了出去。

知微一腳正要跨上車的時候,手臂上一疼,被人拽了出來。

懊惱的轉頭看去,迎上高霽川那副傲慢的臭臉。

代駕司機也立馬跟着下了車,以為這男的不軌,怒吼道:「你要幹嘛!」

知微被吼得嚇了一跳,看向代駕司機沖了過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