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出真相的想法》[他說出真相的想法] - 第一章

喉結左右一寸—」任涓和王琦面面相覷,突然沉默了。
估計也是想起來上個月熱搜的隔壁L大寢室命案。
「切,唬誰?
放你一馬罷了。」
良久,任涓才低聲迸出這麼一句。
眼神卻躲躲閃閃,始終不敢直視我手裡那把刀。
原來只是欺軟怕硬的紙老虎啊。
.那次之後,鮮少有多事的同學再敢找我麻煩。
我也逐漸放棄了去纏着他說出真相的想法。
即使蕭暮有朝一日記起我,我們中間也隔了太多。
我想,自己只是需要一段時間冷靜下,適應沒有他的生活。
沒想到,樹欲靜而風不止。
我在學校門口新開業的火鍋店找了份工作,勤工儉學。
穿着厚重的玩偶裝發傳單,每小時四十塊。
可不知怎的,我在這打工的消息竟傳到了何皎耳朵里。
她絲毫不顧姐妹親情,只一味看好戲似的來找我麻煩。
比如,假裝認不出我,笑眯眯地跑過來敲玩偶的腦袋。
「哥,你看,這個熊好可愛!」
我穿的玩偶裝,外面毛茸茸,頭部卻架着幾斤重的鋼筋,不小心碰到一下都會很疼。
她使勁砸了幾下,我的額骨已被震蕩的鋼筋砸出血。
頭暈目眩,溫熱的液體流過眉心。
「不要動……」我後退幾步,何皎卻狡黠地眨眨眼,又去揪玩偶的耳朵。
「鬧夠了沒?
人家會很痛的。」
這時我才發現,她身後站着個穿白色衝鋒衣的男生。
鳳眼狹長,正雙手插兜,不耐煩地沖何皎吼。
「切,跟她鬧着玩玩嘛!
我男朋友來接我了,不理你了!」
她臉一臭,白了那個男生一眼,轉身跑開。
馬路對面,果然立着一個高瘦頎長的身影。
嘴角帶笑,溫柔注視着正向自己跑來的女朋友。
鼻腔發酸,我趕緊移開眼,費力地將頭套取了下來。
鬢角一片濡濕。
不知是血還是層層沁出的細汗。
「你受傷了,得趕快處理。」
那個男生皺起眉頭。
我摸了摸傷口,「沒事,貼個創可貼就行。」
現在走了,工資都拿不到。
「我妹害你受傷,我不能不管。
走吧,我醫院就在附近。」
他竟不由分說地幫我卸下玩偶裝,拽起我的手腕就走。
「我叫何風訣。」
細細用酒精棉擦拭着傷口…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