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鯉衛擎》[棠鯉衛擎] - 第2章

烏雲暗沉沉的,壓在人心也有些煩悶。
棠鯉總覺得昨天夢到什麼,但是仔細想,卻又什麼也想不起來。
那種感覺,反而讓她覺得不安,總覺得有什麼事要發生。
這種心情持續到晚上,門口傳來『砰砰砰』的敲門聲。
棠鯉比趙嬸的動作還要快,衝到門口去開了門。趙嬸忙跑過去給她撐傘。
棠鯉打開門,就看到門外有兩個穿着蓑衣的人,兩個人身上滿是水,鞋子完全濕透了,混夾着泥漿,棠鯉很快認出了他們。
「李村長,李大爺?快進來!」
棠鯉連忙將兩人迎了進去。
進了正廳,李有才和李大爺才將蓑衣取了下來。兩個人的臉上都帶着急切,尤其是李大爺,完全是六神無主了。
「是蘭花兒出事了嗎?」棠ᴊsɢ鯉連忙問道。
這兩人大半夜來,肯定出了大事!
「是朱成,朱成被官府抓壯丁抓走了!」李有才急切道。
「李大哥,你說清楚一點,慢慢說。」棠鯉道。
李有才這才慢慢道來。
朱成和鋪子里的採買一起去了秦州城,結果遇上秦州城徵兵,年輕的全被抓走了,採買的年紀大,逃過一劫。採買回來後,連忙將這件事告訴張掌柜,張掌柜也嚇到了,連忙又將這件事告訴了朱成的家人。
「蘭花兒懷着孕,聽到這件事嚇壞了,老婆子在家陪着她,我……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就想到小棠你……」李大爺干皺的臉皺成一團,完全是六神無主。
他到底是造了啥孽啊,兒子去參軍,幾十年沒消息,不知道死在哪個旮旯里,現在孫女婿又被抓走……
向來要強、好面子的老頭子,現在淚流滿面。
棠鯉的臉色很不好看。
她想到那天,朱成知道自己要做爹後,興高采烈的模樣。
蘭花兒懷着孕,要是朱成真有個三長兩短……
張掌柜就在隔壁,棠鯉讓趙嬸去隔壁把他叫過來。
張掌柜很快來了,看到李大爺也有些愧疚。他雖然沒料到會是這種結局,但是畢竟是替他去辦事……
但是,他畢竟只是一個小掌柜,哪能管到朝廷徵兵的上頭?只能給朱成家送去了不少銀子。
「官府徵兵,抓了壯丁就編入兵籍,要是敢逃跑就按逃兵算,活不了。」張掌柜道,「只能盼着這小子命好,掙個軍功回來,衣錦還鄉。」
李大爺的臉色慘白,知道張掌柜後半句純粹是在安慰。
就說蘭花兒他爹,這老小子從小就與眾不同,又是要去學堂,又是要去武館,娶了媳婦兒也拴不住他,又跑去參軍,這樣的人都沒活着回來,就別說朱成這麼個瘦小伙了……
想想都不可能。
李大爺嗚咽着道:「我蘭花兒的命真苦啊,為啥死的不是我老頭子!反正我這老頭子也活夠了!」
「現在天也晚了,明天再想想辦法吧。李大哥,李大爺,你們先洗洗睡一覺。」
鍋里剛好有熱水,棠鯉拿了兩套衛擎的衣服,給二人換上。
說是睡,其實這一晚上,誰都沒睡好。
棠鯉也想了一晚上。
秦州城屬於秦州郡,已經不是清河郡的範圍,這過去就得一天的行程,人生地不熟,怎麼找人?
這想來想去,棠鯉也就想到了白沐陽,在秦州城有生意往來,估計會熟悉一些。
於是,第二日一早,棠鯉就去了白府,見了白沐陽。
白沐陽一身白色的狐裘,身上透着矜貴的貴公子氣息,聽着棠鯉將話說完。
他溫聲道:「我在秦州城確實認識一個人,應該可以幫上忙。」
棠鯉的眼睛一亮,又有些不好意思,揪了揪白沐陽的衣袖道:「那哥你幫我寫封聯絡的書信?」
「我剛好要去一趟秦州城,我們一塊去。」白沐陽道。
棠鯉點了點頭,她哥去的話,那就更好了。
「去收拾東西吧,這一來一回起碼要兩三天,家裡安排妥當,多帶點衣服,秦州城比這冷多了,我讓人安排馬車。」白沐陽道。
棠鯉點了點頭,跑回去收拾東西去了。
棠鯉一走,站在一旁沉默不言的七隱忍不住開口:「爺,您有事要去秦州城嗎?我怎麼不知道?」
白沐陽面無表情地掃了七隱一眼,七隱像是明白了什麼,連忙閉上了嘴。
棠鯉回了家,告訴趙嬸自己要出一趟遠門,可能要去三四天。
趙嬸嚇了一跳:「怎麼去這麼久?」
「我哥跟我一塊去,你別擔心。」棠鯉道。
聽到白沐陽要去,趙嬸便鬆了一口氣,那位白爺她見了幾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