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總請自重我不愛你了》[沈總請自重我不愛你了] - 第2章

光是聽着沈時霆的聲音,江晚晚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她咬了咬唇瓣,「好,你提。」
沈時霆低沉磁性的聲音充滿了譏諷的意味,「江晚晚,你又在耍什麼把戲?
欲擒故縱的戲碼已經過時了。」
江晚晚知道他不相信,急切地說道:「沈時霆,我是認真的。
我可以什麼都不要……」 話還沒有說完,她就聽到電話里有一道陌生的男聲響起,似乎是在提醒沈時霆,「沈總,白小姐來了。」
江晚晚抓着電話的手不自覺地用力,連同心臟都跟着緊縮了一下。
還沒等她回過神來,沈時霆就已經不耐煩地掛斷電話,耳邊只剩下了機械的嘟嘟聲。
白小姐?
是白錦妍回來了。
如果對於沈時霆來說,江晚晚是地上的一灘臟泥,那麼白錦妍就是他心中那抹純潔的白月光。
如果不是因為那場意外,想必現在坐在沈太太這個位置上的人,應該會是白錦妍吧。
難怪沈時霆這麼恨她。
她只是沈老爺子領回來的孤女,白錦妍卻是身份尊貴的白家大小姐,怎麼看也是白錦妍和他更般配。
她早該讓出這個位置了。
江晚晚覺得自己想開了,可不知道為什麼,心卻比以前更痛,如同針刺。
沈時霆掛斷江晚晚的電話,冷冷地看了一眼剛才說話的秘書,「我沒告訴過你,我通話的時候,不準打擾嗎?」
秘書心中一怵,趕緊低頭認錯,「抱歉沈總,是我自作主張了。」
他也是以為沈時霆看重白錦妍,所以才會失了分寸,提前彙報,沒想到卻是觸怒了沈時霆。
「下不為例。」
沈時霆見他認錯態度良好,收回銳利的視線,算是揭過此事,「錦妍在哪?」
秘書暗暗地鬆了一口氣,回答的語氣十分恭敬,還帶着一絲敬畏,「白小姐在會客廳等您。」
沈時霆看了一眼手機,江晚晚沒有再打過來,微微擰眉,「走。」
江晚晚要和他離婚?
這是他聽過的最可笑的笑話!
一個用盡手段爬床嫁給他的女人,好不容易生下沈家的種,又有沈老爺子護着,江晚晚怎麼可能捨得離婚、捨得沈家少奶奶的身份?
不過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而使出來的拙劣手段罷了。
沈時霆嗤之以鼻,不管江晚晚使出什麼手段,他都不會愛上她,再怎麼折騰,也只是白費心機。
…… 「這是怎麼弄的?」
身穿醫生制服的周景川看着江晚晚臉上和口腔里的燙傷,心疼地皺起眉毛。
江晚晚故作輕鬆地說道:「沒什麼,喝湯的時候不小心被燙到的。」
周景川是她在孤兒院認的哥哥,後來她被沈老爺子領養,周景川也被一家人收養,但兩人這麼多年一直沒有斷了聯繫。
她不想讓周景川擔心,所以並沒有說實話。
可周景川早就看出端倪,開門見山地問道:「晚晚,沈家是不是對你不好?」
江晚晚否認道:「沒有,你別多想。」
周景川咬着牙,憤憤說道:「晚晚,你別騙我了。
我聽說了,你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