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害我易如反掌》[傷害我易如反掌] - 第一章

就像我的族人一樣。」
我知道這時候自己應該安慰他,及時解開誤會。
但我的注意力全數放在了他的老虎尾巴上。
我像是受到蠱惑般慢慢向他靠近,小心翼翼地摸上他的尾巴。
憲章臉色大變,變成虎形將我撲倒在地:「人類,別得寸進尺。」
老虎健碩的四肢和血盆大口將我從擼貓的滿足中拉回現實。
我被按在地上動彈不得。
我們之間巨大的體形差不斷提醒着我,他要想傷害我易如反掌。
可是既然你要翻臉不認人,之前為什麼又要給我一種被包容的感覺呢。
眼淚逐漸盈上眼眶,我賭氣偏過頭不去看他。
他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恢復了人形,沒再多說什麼。
只是一把從我手中搶過打火石,利落地敲打幾下,很快生好了火。
憲章的脾氣來得快也去得快。
自己生了會兒悶氣就恢復如常了。
他把山雞處理乾淨用樹枝插起來,在火上轉着烤。
火舌上躥下跳地舔着流油的雞肉,落下的油脂讓柴火啪啦作響。
雖然沒有任何調味料,但山珍天然的香味還是自然地瀰漫到了整個山洞。
我靠着石塊坐下,腹中飢腸轆轆。
但礙着面子不想同他說話,只好盡量不往那邊看。
等了好一會兒,身後響起腳步聲。
憲章用手戳了戳我,把烤雞分拆好用荷葉包着遞到我面前。
我還沒準備好說什麼,肚子卻突兀地響了一聲。
憲章撲哧笑出了聲,我的臉紅透了。
這時候再不接就顯得有點不識好歹了。
我伸出雙手接過荷葉:「我就是想摸下你的尾巴,你之前為什麼這麼生氣啊?」
我小口吃着雞肉,還是忍不住問出了這個問題。
憲章皺了皺鼻子。
「你不是很嫌棄我的尾巴嗎?」
我大驚:「才沒有!
我覺得可愛死了!」
憲章在我身旁坐下,幽幽地說:「別為了口吃的騙我,我知道的,你們都嫌棄我。」
我這才想起他之前提及過的「族人」。
「是因為你的族人覺得化成人形後還有尾巴很丟人嗎?」
我小心翼翼地說出猜想。
憲章輕輕點頭。
我瞭然大悟的同時還帶着點心疼。
生活在這樣的偏見里,憲章大概從來沒真正接受過自己。
怪不得他鮮少化為人…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