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南宋:開局從小捕快做起》[人在南宋:開局從小捕快做起] - 《人在南宋:開局從小捕快做起》精彩章節試讀子分第1章

第12章

「大老爺容稟,」掌柜穆青聽到盧縣令問起,只見他指着水溝說道:「只有這四具屍體,」

「為了防止小賊從水溝潛進來,我們院牆上往外流水的排水口上帶着鐵柵欄。如果屍體順水漂走的話,一定會被鐵柵欄攔在院子裏面,是絕對出不了這個院子的。」

「這麼說來,阿普你說當時看到的屍體有五具。但是實際上,屍體卻只有四具?」盧縣令的神色冷峻,他的雙眼目光凌厲的看向了阿普。

「大人說的沒錯,」阿普依舊是心有餘悸,他臉色蒼白的說道:「我……自己的屍體沒了,而且……我們五個人這次行商帶來的大宗寶貨,也一件不剩的全都不見了!」

「妖怪啊!準是那隻古怪的花狸貓,它是貓妖!」阿普臉色灰敗的在一旁喃喃自語,看來他的精神都已經顯得有些不正常了。

聽到這個胡商胡言亂語的把事情扯到了妖怪上面。盧縣令頓時就是怒氣上臉。

「住嘴!」見上官面上的神情不愉,縣尉魏蛟立刻出言喝止了阿普的話頭。

盧縣令皺着眉頭想了想,然後把目光轉向了站在他旁邊的縣丞趙正已。看來是想徵詢一下他的意見。

所謂縣丞,就是縣衙裏面的二把手,只不過縣丞跟縣令有着本質上的不同。

在整個縣衙裏面只有縣令一個人是官。按照大宋官制,像盧月這種赤縣的縣令是正七品,也是科舉出身的正牌子官身。

而縣丞趙正已正八品、主簿柳清從八品、縣尉魏蛟從八品,他們都是「吏」。

像他們這些人就沒有為官一任的說法,而是終身制的的吏員。但他們就算是工作乾的再好,也很難成為正式的官員。

但是在縣衙里,這些小吏往往卻是根深蒂固、手掌實權的人。有的小吏甚至能夠挾持縣令,在縣內事務裏面當家做主。

所謂「任你官清如水,怎奈吏滑如油」,說的就是這幫人。

而這一次,縣丞趙正已倒是沒有事不關己的意思,只見他在旁邊皺着眉頭思慮了一下,然後答道:

「縣尊大人,這件案子疑點甚多。這五個胡商帶來的錢財寶貨價值百萬、但卻不翼而飛,這是第一樁。」

「根據阿普的口供,這些屍體的數目對不上,這是第二樁。」

「另外……」只見趙正己眉頭緊鎖,搖着頭說道:「這個胡商阿普講述的案情經過,也實在是太過離奇詭異。只怕是……其中有詐!」

趙正已這個縣丞的職務裏面,原本就是有負責刑獄訴訟的職責,所以他對斷案和審訊並不陌生。他這幾句話的意思也很明顯。

既然這個胡商阿普說的前言不搭後語,供詞裏面疑點重重,而且他又是這裏面唯一存活的一個人。那麼理所當然,他的嫌疑最大。

如果要是阿普殺了人之後胡亂編造一通,那麼這次的財物被盜,很有可能就是他自己下的手。

至於阿普所說出來的的那些詭異的故事,那既然是他憑空編造出來的,那就是不管多離奇都做不得數了。

這位胡商阿普又不傻,他在旁邊立刻就聽明白了趙正已的意思。縣丞的話音剛落,阿普已經「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小人絕非作姦犯科之輩,剛才所說的句句是實,請大人明鑒啊!」阿普聲淚俱下,聲音裡帶着哭腔喊道。

「先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