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最弱雞的劇本走向巔峰》[拿着最弱雞的劇本走向巔峰] - 第2章

就在她打算繼續扇巴掌的時候,門外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傳來,動靜很大,羌笛一愣,遺憾的嘖了一聲,而後從她的身上跳起來,撿起不遠處的鞭子在杜若菀驚魂未定的眼神下狠狠自己抽了自己一鞭。
再動作熟練的將鞭子塞到她的手裡,而後捂着手臂慘叫。
「嗚嗚嗚!
疼!」
姜姝從恐懼當中回過神來,驚魂未定的上前攙扶着杜若菀,一抬頭便瞧見父親大步流星的趕來,身後還跟着好幾個家丁。
「姝兒,這是怎麼回事?」
姜離山望着這詭異的氣氛,不解的看向地上狼狽不堪還一副欲哭出來的人,以及旁邊哭嚎手臂的姜笛。
「姜伯父……」杜若菀猶如見到救星一般就要撲過去,卻被羌笛……哦不,姜笛搶先一步,她哭哭啼啼的把胳膊伸到姜離山面前,紅着眼委屈巴巴的說道:「爹爹……笛兒疼,好疼好疼……」 「這……」姜離山一看便嚇了一跳,少女手臂上一條傷疤觸目驚心,血流不止,饒是對這個女兒不待見,此刻也有些慍怒,尤其看見杜若菀手中的鞭子更是怒火中燒。
「杜小姐,你一個姑娘家家的怎麼如此歹毒?
用粘着鹽水的鞭子,在我姜家鞭打老夫的女兒!」
「不是……我沒有,不是我!」
杜若菀一着急連解釋都說不清楚了,慌張的看向姜姝,哽咽道:「不信您問姝兒妹妹,是她自己打的自己,姜笛不是傻子,她在裝傻!」
「杜小姐!」
不給姜姝開口的機會,姜離山呵斥着打斷了她,「老夫不瞎,有眼睛,你小小年紀如此惡毒,老夫定要交於你父親,讓他好好管教一番。」
「姝兒,剛才到底怎麼回事?」
而後他又看向毫髮無損,只是衣裙沾染了些污垢的姜姝。
被點名的姜姝緊張的握緊拳頭,恍然大悟。
難怪剛剛姜笛不朝她出手,原來是等着這一幕!
她若是為杜若菀出頭,必定會無人相信,還會背上與旁人欺辱姐姐的名聲,也會讓父親動怒。
可若是不幫,杜若菀怕是從今以後都不會再與她有所交集了。
「爹爹,我……」姜姝猶猶豫豫的抬起頭,模樣好不可憐。
她看向裝瘋賣傻的姜笛,後者卻一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模樣,低着頭一直哭泣落淚。
「姜姝!」
杜若菀也急了,忙不停的催促她。
姜姝眼一閉心一橫,硬着頭皮的道:「是杜小姐無意中傷了姐姐,還請爹爹……」 「住口!」
姜離山怒道:「既是如此,來人啊!
將杜小姐送回去,告知杜大人,讓他嚴加管教。」
「是。」
身後的僕人規規矩矩上前,「杜小姐請。」
杜若菀紅着眼,咬牙切齒的怒瞪向姜姝,不情不願的跟着眾人一塊離開了,路過姜笛的身旁目光變得越發歹毒,今日之事她絕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外人走了,姜離山的臉色稍緩,朝着姜姝沉聲道:「你的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