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級小作精穿書對照組,全家悔哭》[滿級小作精穿書對照組,全家悔哭] - 第9章 怎麼樣?

十二歲的小姑娘一身素雅裝扮跪在那裡,臉上還掛着淚,看起來像是還沒盛開的蓮花花骨朵。

到底是自己親自教養十二年的,老太太哪裡捨得讓她回南方那個江家。

要真捨得,那在姜錦錦進京的路上,姜映雪就應該在南下的路上了。

老太太揉了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閉上雙眼。

「紅梅,還不把大小姐扶起來?」

老太太身邊另一個叫做紅梅的大丫鬟得了老太太吩咐,立刻上前扶起姜映雪。

姜映雪順勢站起來,只是臉上淚痕猶在。

老太太拉起姜映雪的手,低聲勸慰:「難道我們堂堂將軍府還養不起你一個小姑娘不成?今日是你二哥哥說錯話,才讓錦錦不高興的。你沒做錯什麼,以後和錦錦當親生姐妹相處便好。

只是回南方的事以後別掛在嘴邊了,聽了讓人笑話。」

老太太這話其實就是在間接保證,哪怕姜錦錦今日鬧了不愉快,自己也不會讓姜映雪回南方去。

姜映雪得了老太太的保證,終於露出個淺淺的清雅笑容來,點了點頭。

老太太看着舒心了不少。

別管什麼出身,就憑自己這十多年親手教導,姜映雪就算本不是個千金小姐,現在也配得上是了。

「行了,鬧了這一上午,如今我也睏倦了,你們也各自去了吧。晚上到我這兒來吃個團圓飯,到時大爺也在,你們可不許再鬧了!」

看着要打瞌睡的老太太,姜映雪和姜亭序連忙行禮,一同出了堂屋。

出了堂屋之後,姜亭序長出一口氣。

他怎麼也想不到,今日認親之事會因為自己鬧成這樣。

一想到那盒龍泉印泥,姜亭序有一種到嘴鴨子被別人搶過去扔在地上踩巴幾腳,誰也沒吃成的痛苦。

姜映雪看姜亭序眉頭緊皺,聲音裡帶着些歉意。

「對不起二哥,要不是為了幫我說話,你也不會挨老太太訓斥,至於那龍泉印泥,我想辦法再給你尋一盒。」

看着滿臉歉意的姜映雪,姜亭序哪裡捨得責怪她。

「沒事映雪,這事本就不怪你,是我自己沒搞清楚狀況。老太太說得對,你們兩個都是我妹妹,以後我要一視同仁,切不可再鬧出這種笑話。至於那印泥,你哪有什麼方法,算了吧,就當是和我沒緣分。」

姜亭序拍拍姜映雪的肩膀,算是安慰。

「二哥還要去讀書,你先回房去吧,別想太多,知道了嗎?」

姜亭序說罷,轉身離開。

看着姜亭序溫潤的背影,姜映雪心中煩躁。

一視同仁?

憑什麼一視同仁?

自己做了你十二年妹妹,憑什麼這個姜錦錦一來,就要一視同仁?

難道所謂的血濃於水,還比不上我與大家十二年的親情嗎?

姜錦錦才來了不過半天,便都說著什麼一視同仁了,她再待久一些的話,這個家還會有自己說話的份兒嗎?

都是騙子。

嘴上說的好聽,其實心裏都是更喜歡親生的!

如果不是有假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