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鬼妖狐仙,全都助我修行!》[聊齋:鬼妖狐仙,全都助我修行!] - 第1章 歸鄉

「那不是廣濟堂的韓生嗎?他居然沒死!」

「這天殺的世道,他竟然還能活着回來,可真是命大。」

「可惜現在廣濟堂已經不在了,一切都變了,他還傻乎乎的呢。」

韓生披着一身沾滿泥塵的破爛衣裳,雙目無神的走在長街上,從死人腳上脫下的那雙布鞋,鞋底已經磨穿了,踩在青石板上,腳心一陣生疼。

聽着遠處街坊們的議論,他心裏一陣苦笑,其實他不是韓生,而是二十一世紀地球上的一個醫學高材生,真正的韓生上個月就已經死了。

他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才會穿越到這個混亂的聊齋世界。

聊齋世界跟原著中一樣,萬國林立,人妖共存,是一個暗無天日的亂世,妖鬼橫行,人如草芥。

雖然也有不少道法高深的仙法修士,行走世間,斬妖除魔,但那也僅能算是一些夜之螢火罷了。

他們能帶給黑暗些許微弱熒光,但卻遠不能照亮整個黑夜。

五年前,韓生還在廣濟堂做學徒,忽然有一天,一夥官軍衝進了雲中縣,包括韓生在內的許多人,都被官軍押入了羊群一般的隊伍里,那些兵匪用鞭子驅趕着他們離開了縣城。

在行軍途中,只要部隊一紮營,韓生他們這些男子就要負責砍樹,建營房,修理兵器。

而女人,則被兵匪們拉進營房裡糟蹋,糟蹋過後還要負責幫忙洗衣做飯,照顧傷兵。

他們沒有固定的一日三餐,只有晚上喂牲口的人在喂完牛馬後,才會用多餘的馬料拌點稀湯給他們果腹。

久而久之,他們的眼中不再有光,變成了一具具麻木的行屍走肉,死掉的人,都被直接扔在路邊,不消半日,那些禿鷲烏鴉就會將屍體清理的乾乾淨淨。

打仗時,他們每人都會分到一根竹竿,然後被人用刀槍逼着在前面當炮灰,沖向敵軍,生沒有獎勵,死也沒人在乎。

上個月的一場大戰,敵方的騎兵彪悍異常,策馬揚刀衝進韓生他們的炮灰群里,肆意騎砍,韓生被一匹烈馬撞到,胸口又挨了好幾下馬蹄子。

他死了,也解脫了。

當韓生穿越後一睜眼,就看到本該散發春泥清香的大地上,躺滿了血肉模糊,殘缺不全的屍體,濃烈的血腥味讓韓生嘔吐到腸胃痙攣。

考慮過後,韓生決定還是回雲中縣,一來這是『他』的故鄉,二來,他也無處可去。

春風依舊,物是人非,如今的雲中縣真的落魄了好多,昔日繁華的街上如今冷清無比,已看不到多少行人,雖已是三月,但吹起沙塵的春風,卻叫人冷得發顫。

廣濟堂曾是雲中縣最好的醫館,如今卻連大門都垮塌了大半,大廳地磚的縫隙里,早有雜草冒出了頭,殘缺不全的桌椅上,鋪了一層厚厚的塵灰,房梁等角落,還有好多蜘蛛正在辛勤的結網。

經過跟街坊鄰居的交談,韓生這才知道,原來自己走後不久,雲中縣就發生了一場大疫,儘管自己的師父醫術精妙,也依舊回天乏術,最後包括他跟師娘在內,雲中縣剩餘的老弱病殘,又死了近半。

韓生是個孤兒,從小就被師父收養,想不到當年一別,如今已是陰陽兩隔,韓生心裏一陣唏噓。

韓生花了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