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挽雕弓如滿月》[會挽雕弓如滿月] - 第7章 在山腳下下車

果然,行過幾條街,見了山。

根據太陽的位置判斷,此山應在臨安城西,不知今天是何日子,去靈佛寺的車輛行人眾多,秋遊一般。

待車行到山腳下,車停了。

車夫過來請小姐下車。

駱羽杉跟着寶月下得車來,轉身扶凌子云下車,原來,所有車輛都得停在山腳,然後大家徒步上山,以表虔誠。

眾人正待看看風景,只見一位衣冠楚楚的公子向她們看過來,凌子云也看到了他,駱羽杉發現,她臉紅了,紅到耳根。

那位公子身邊站着位鶴髮童顏的老奶奶,帶着一眾丫鬟僕婦,也正下車休息觀景,準備等會徒步上山。

凌子云帶着眾人向老奶奶走去。老奶奶也看到凌子云,正揮着帕子向她招手。

凌子云見到老奶奶,眼眶頓時紅了,倒身下拜:「外祖母!」

見她喊外祖母,駱羽杉與寶月自然也跟着下拜。

老奶奶穿着青底綉金線的袍子,外披件同色系的披風。年紀雖大,卻鶴髮童顏,神采奕奕,見到凌子云,笑開:「我的雲兒呀!可想煞外祖母了,怎麼?你就帶了這幾個人來?」老奶奶扶起凌子云,將她抱入懷裡,抬眼看看她身邊的人。

眼神落在駱羽杉身上好一會。

凌子云見完外祖母,又跟衣冠楚楚的公子見禮,口喊表哥。

駱羽杉在看書的時候,這一章肯定是沒看到,所以完全不知道凌子云外祖母家的情況,這表哥又是誰。

人多也不好打聽。

表哥雙手扶起凌子云的胳膊,口內說表妹不用多禮,可連駱羽杉這個初戀都沒有的人都能看出來,這兩人的眼神繾綣交織,都深情到拉絲了。

還真是一對璧人。

雖然現代不允許表兄妹結婚,可這又不是現代,沒有近親不能結婚的說法,古言小說里,表兄妹結婚的比比皆是,只要有愛即可。

駱羽杉覺得,她不能接受的,是那種連面都沒見過,就拜堂成親的,這種有愛的表兄妹,她肯定是祝福的。

休息之時,凌子云自是陪着外祖母,她表哥自也與他們一處,駱羽杉與寶月一處,駱羽杉對寶月說:「小姐的外祖母看起來很厲害!不知是哪家的?」

寶月正拿水壺喝水,聽言便說:「那可不!小姐的母親那可是高門大族甄家的大小姐,她的外祖母甄老太太還是侯府千金呢!」

「甄家?」駱羽杉重複一句。

「你呀!真是孤陋寡聞得緊,什麼也不知道,這甄家,可是江南名門,他們家甄老爺,就小姐的舅舅,那可是工部尚書,你看到她那表哥沒?她表哥甄應帆,不靠祖上蔭功,參加科舉考試,今年的新科進士及第呢!前途遠大着呢!」

駱羽杉不免對那位甄帥哥又刮目相看了兩眼。

看來,攝政王之所以能成為攝政王,除了他自身的能力,老皇帝的親睞,還有那些盤根錯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姻親支持。

這樣的實力,怪不得連太后都扳不倒他。

自己拿什麼跟他相較,還是趕緊開溜吧!

一行人相遇之後,說說笑笑,休整了一會,便結伴上山。

駱羽杉為難的看着凌子云,又望望寶月,欲言又止,駱羽杉自己怕都不知道,她現在這表演技能,不拿奧斯卡都虧了。

寶月沒好氣的問她:「你又怎麼了?」

駱羽杉難為情的說:「我肚子疼!想方便一下,你們先走,我隨後就趕上去!」

一行人不可能為了等一個侍女而耽擱時間,寶月沒好氣的說:「剛休息時不方便,要行路了你又要方便!去吧!搞快點!」凌子云也點頭,她扶着她的外祖母,那位老奶奶看駱羽杉的眼神,似乎有些意味深長。

駱羽杉忙向遠處奔去,在快拐彎的時候,回頭看一眼大部隊,那行人已經開始上山了,山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