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挽雕弓如滿月》[會挽雕弓如滿月] - 第1章 懶的談戀愛(2)

就送給你,交個朋友!「梁如冰笑着說,他的笑容很和煦,像春風化雨,只不過駱羽杉是春的絕緣體。

」不行不行!我只是好奇看看。「駱羽杉忙將鐲子推回去。

」看你嚇的,這只是普通的銀鐲,又不值錢,交個朋友,愛情不在友情在嘛!「梁如冰將鐲子推了回來,他說的很正人君子,愛情不在友情在,這話太過坦蕩,如果駱羽杉不收,就顯得有點小家子氣了。

」那就謝謝啦!改日我也送你一份,禮尚往來一下!「駱羽杉收下鐲子,也像他那樣套進左腕,奈何手腕太細,抬手間鐲子滑到胳膊上。

銀白與蔥白如雪的胳膊,幾乎融為一體了。

這鐲子,她戴挺合適。梁如冰看着她的手腕想。

到家不過九點, 洗漱過後,駱羽杉打電話與張院長彙報晚上的相親情況。

耐心聽完張院長絮叨,駱羽杉長舒了口氣。

落地窗前,晚風微熏,拂着駱羽杉垂在眉間的劉海,圓月的清輝薄紗般籠罩在城市的高樓和街道之上,輕輕的,柔柔的;遠處,念河像一條閃着波光粼粼光芒的長髮帶,給安市束了個高聳時尚的髮髻,念河上,來往的船隻如梭,星星點點的漁火與街道上閃爍不斷的汽車尾燈交相輝映。

這一刻,駱羽杉的內心寧靜一片。

泡上一杯綠茶,拉開藤椅坐上去,打開窗邊玻璃小圓桌上的手提電腦,搜索小說。

畢業後,聽張院長的話考了公職,工作不忙不碌,朝九晚五帶雙休,從孤兒院出來的這些年,她一個人住,除了上班,大多時間宅家裡,看看小說、追追劇、或是什麼都不做,不過,相對於畫面感強的電視劇,她還是願意看文字,因為可以自己腦補畫面。

男頻不是打就是殺,不是心機權謀就是霸道總裁,或者虐得不要不要,駱羽杉是個懶人,就算看小說,也不過是打發時間,找些陪伴感而已,才懶得動腦筋去理會各種權謀和懸念,可以說,工作之外,需要動腦動手動心的事,她都懶得干。

所以,幾乎是看幾行棄一本,終於找到一本,對上某個點,方勉強耐着性子看下去。

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趴在桌上睡着的,磕在桌角的額頭破皮了也不知道,古銀鐲子沾了絲血跡。。。。。。

駱羽杉睜開眼,額頭磕到黃花梨木的桌角,青紅一片,忍不住嘶了一聲。

她想伸手揉揉,胳膊一抬卻發現身上穿的竟然是古裝,還不是一般的古裝,赭黃的底色上綉着金線……駱羽杉眼神落在那刺繡上,順着綉紋遊走,朦朧的眼神驟然聚焦:我去,這繡的是龍啊!

果然,全身上下,翻滾着金線綉成的龍,一共九條。

是代表着九五至尊的那種龍袍!

什麼情況?

駱羽杉秀眉緊蹙,桌上放着點心和茶具,沒有電腦,不是自己的玻璃小圓桌,茶具也不是從孤兒院帶出來的綠色軍用小水杯,環顧四周,發現這是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 擺設透露着年代感的厚重和奢華,像以前參觀過的博物館。

哪還是自己那間簡潔溫馨的小室呢?

室內幽幽着讓人沉醉的香味,好聞得很。

這場景似曾相識,駱羽杉揉揉額角,疼的她嘶了一聲。

不是吧!這不是夢,是真的?

駱羽杉太陽穴嗡嗡作疼,想我一個21世紀前途無限大好的青年,年紀輕輕就過上了自己理想的生活,不就追本小說嘛,怎麼就穿到小說中的世界了?

看這身裝扮,是穿到了書里的那位傀儡小皇帝身上,天哪!要知道,這個小皇帝的結局,是被殘暴兇狠的攝政王囚禁到皇陵地宮,差點做成人彘。

駱羽杉思索半天,各種預設潮水一般湧來,在千頭萬緒里她好不容易找到關鍵點,這是一部男頻小說,書中的傀儡皇帝,他。。。他是男的。

摸摸自己香肌嫩滑的皮膚,柔軟鼓脹的胸部,駱羽杉欲哭無淚。

想起書中描述的傀儡小皇帝前期遭受的各種霸凌,以及梗概里他凄慘的結局,駱羽杉不寒而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