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挽雕弓如滿月》[會挽雕弓如滿月] - 第1章 懶的談戀愛

暮靄降臨,華燈初上,明和暗交織在窗戶透明玻璃上,像最肆意的畫家潑灑的寫意畫。

不過,咖啡廳里,永遠充斥的是那種讓人困頓的暗色系,暈黃的吊燈懸在桌子上方,只照得見桌面的一塊光亮。

駱羽杉托着腮,吊燈給睫毛和鼻尖打下暗淡的光影,一頭烏髮柔柔依偎在手肘邊,此刻她興緻缺缺的望着窗外發獃,勺子攪着早已涼透的咖啡,駱羽杉甚至想打呵欠。

若不是跟張院長保證了不會提前離開,她怕是早回家追小說了。

張院長意味深長的聲音還響在耳邊:」小羽,你都晃蕩25年了,再談兩年戀愛,27歲結婚是最理想的,抓住了生育的最佳時期,再拖下去,你就跟童梅一樣,拖成30多歲的老姑娘了。「張院長是安市孤兒院院長,在孤兒院長大的駱羽杉心裏,張院長就是親媽。

雖然,駱羽杉並不知道「親媽」是個什麼玩意。

親媽發話,不敢不聽,親媽讓她去相親,她不敢不去。

童梅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被心愛之人背叛,傷害太深,走不出失戀陰影。

駱羽杉則是懶,懶到骨頭裡的那種,她充分滿足自己現在的這種鹹魚狀態,是翻了身還是鹹魚的那種鹹魚,懶得與人交往,懶得與人計較,甚至,懶得談戀愛。

若較起真來,應該說駱羽杉比童梅混的慘多了,童梅好歹還戀過,要問駱羽杉什麼是初戀,怕還得去問問度娘。

25歲「高齡」還未品嘗過初戀滋味,說起來,她也很想將這份初戀用真空袋包裝好,藏起來,或者假裝自己品嘗過,但,藏也懶得藏,裝也懶得裝,她在心裏懶懶的想,沒有就沒有吧!

一個人過慣了,她甚至根本就沒想過,如果生命中出現一個家人,那人將會與她一同吃飯睡覺,將是怎樣可怕的局面。

出生就沒有家的人,或者說出生就被家人扔掉的人,對家的需求其實並沒有張院長對外宣稱的那麼迫切,又或者說,她很怕有家人。

一個人多好,至少沒有人打擾她或坐或躺或熬夜的追劇追小說。

坐在她對面的男子稱得上英俊,海歸精英,行為舉止很紳士,他一直在說話,企圖引起她的注意,但該聊的話題都聊了,對面的女人還是沒有多少熱情回應。

男子失笑的搖搖頭,直接問:「駱小姐,你就沒有什麼話題與我聊嗎?」

聽到他這話,駱羽杉轉過頭,直截了當的說:「不好意思啊!還真沒有!電話里我跟你說了,我現在不打算戀愛。」

梁如冰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的弧度,俊眉微微皺起:「駱小姐,看來確實是我疏忽了,我對你很有好感,而且張院長說你特別需要。。。家庭溫暖和愛。我以為,你說現在不打算戀愛只是客氣話。」

可能是因為對面人的滿不在意,梁如冰有些窘,無意識的轉動着左手腕上的古銀鐲子,不時的轉動引起駱羽杉的注意。

」這鐲子。。。「駱羽杉只是覺得鐲子樣式古樸,普通的銀質鐲環,鐲面刻着紋路,像少數民族的圖騰,可能時間有些久遠,紋路裏面呈現隱隱的黑色,忍不住好奇起來。

梁如冰忙接下這個話題,有了話題兩人之間就不那麼尷尬了。

」這是在景區門口小攤子上淘的,戴着玩忘了取下來。「他取下鐲子遞給駱羽杉,駱羽杉伸手接住,對着垂到眼睛上方的燈光,仔細查看。

自然,對於鐲子上的圖紋,駱羽杉自是瞎子看燈–白看。

大家都知道,景區門口都會擺那種賣古物和紀念品的攤子,那裏面,哪有什麼真物件。

可不知為何,在接住鐲子的那刻,駱羽杉的心莫名顫了顫。

那種感覺,很奇特,彷彿心臟的某個點在鐲子的承載下,與遠古某個時刻有着某種關聯一般。

細細的,難以查覺,卻還是隱隱查覺到了。

駱羽杉笑笑,可能是自己穿越題材小說看多了,都看魔怔了,對古物件有幻覺,看來不能再看女頻小說了,晚上回去得找本男頻看看,研究研究男人們喜歡看些什麼。

」這鐲子你喜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