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條龍相親後她躺贏了》[和一條龍相親後她躺贏了] - 第004章 我們情投意合

斐傾值班前就想着明天早上的安排,還給賀雲聲發了信息過去,並沒得到回復。

估計是在忙。

「斐醫生!」

同科室的江醫生神色匆匆的跑來。

看着像是出了事,斐傾停下了腳步看向對方的神情很嚴肅,她本身就是個清冷美人,嚴肅時更有種生人勿近的感覺。

江醫生也顧不得欣賞冷美人的顏色,急聲道:「是施家那邊出了點問題,說是要重新準備手術……」

今天晚上斐傾安排了兩台手術,都是等了很久的手術,病人的情況耽誤不了。

這時候要佔用她的手術台,她的病人就得等。

術後問題都說不準,不知道這台手術還要等多久。

一般情況安排好了手術,其他手術是不會輕易橫插一腳進來,急救手術有急救手術室。

第一醫院的手術室算是富裕了,斐傾也就是這兩天排有手術,還都是在晚上。

沒料到會有一個施家橫**來。

斐傾看過以施家名義在醫院搞特殊的那位,術後檢查都很好,這麼說來,是藉著這事故意整她了。

托前段時間那位施家小姐的福,大家都知道斐傾和施六小姐讀同一所小學和中學,兩人還有不少的過節。

施六小姐前段時間來醫院看個小毛病,碰巧知道斐傾在第一醫院工作,還打聽到了斐傾的情況。

施六小姐是個記仇的,初中交的小男朋友看上了斐傾,一直記恨到現在。

斐傾都想不起她那位小男友長得是圓是扁了,施六小姐愣是清清楚楚的記在心裏邊。

斐傾也是倒了霉,會和施清顏這種人同校近十年。

今天這事,八成有施清顏的挑唆在裡邊。

動手術的這位是施清顏的表姑父,難怪她使起來一點也不心疼,更不怕她表姑父死在手術台上。

有施清顏這樣的表侄女,那位表姑父也是倒了血霉。

斐傾面無表情的去找了副院,面對施家施加過來的壓力,毫不退讓。

言辭犀利得讓施家那邊的人都鐵青了臉,副院更是有點氣不順。

副院是個四五十的中年男人,斐傾進醫院的第一天就被他盯上了,占不着便宜就在背地裡搞些小動作。

斐傾不畏強權對抗副院和施家,第二天陸續上班的同事都聽說了,一時間成了茶餘飯後的談資。

沒被晚上的事影響的斐傾精神抖擻的翻看手機,昨夜那事就是個小插曲,沒當回事。

賀雲聲回信息是凌晨4點30。

他這個失業富二代玩什麼能玩到凌晨才回她信息,熬夜還有那麼嫩的皮膚,不會整了吧?

賀雲聲還是很講禮數的,將買好的禮物清單給列了出來。

問家中父母喜歡什麼樣的,他挑着帶過來。

斐傾讓他隨意,她家人根本就不在乎他送的是什麼。

只會嫌棄他這個人的身份不夠看。

不過他們也沒辦法,這事就這麼著了。

估摸着,兩老還等着看他們幾時分手……

身後傳來車聲,斐傾也跟着停了車,從車窗往外瞄了眼,就看到自己那個新男友正用很淡的目光看她。

氣質還是昨天的氣質,就是俊美中裹着股血腥味。

斐傾只是微微皺了下眉就示意他跟上。

「怎麼拿這麼多?」

下了車,斐傾就看到他拎得兩手滿滿的。

賀雲聲道:「不知道叔叔阿姨喜歡什麼,都拿了一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