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醫神帥》[國醫神帥] - 第二章 秦陽來了

王暉的話語一落,周圍頓時響起了一陣嘩然聲音。
強姦犯,殺人犯,越獄犯……一道道目光落在秦陽的身上,如同看着一堆行走的夏國幣。
有人躍躍欲試。
尤其是,這還是一個能夠在秦家面前表現的機會。
秦家是江城第一世家,如果能夠攀上秦家的高枝,一輩子高枕無憂。
王暉冷笑。
看見秦陽的第一時間,他很意外,然後順勢將楚月跳樓的黑鍋甩給了秦陽。
眼前這陣仗,用不着秦家人出手,秦陽就要被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了。
烈日照射。
可此時此刻,周圍的人卻有種空氣溫度漸漸地降低下來的感覺。
聲音漸漸地減弱。
一陣風忽然吹過,烏雲遮擋了天空。
「怎麼突然起妖風了。」
有人脫口而出。
秦陽站了起來。
頎長的身影佇立於這片天地間,眼神布滿了寒霜,心中的怒火已經無法按捺,側臉看向了王暉,邁步走過去。
王暉看着眼前的青年人,忽然有種夢回三年前的感覺。
在秦陽出事之前,他雖只是秦家養子,但是,卻是公認的江城一代天驕,在秦家日漸沒落時,撐起了秦家的一片天,可就在秦家如日中天時,秦陽鋃鐺入獄,光環盡失。
他現在只是個越獄的殺人犯罷了……王暉猛地回過神來,眼神兇狠,「拿……」 砰!
王暉只來得及發出第一個音,喉嚨遭遇了一記重擊,劇痛感湧起,瞬間口鼻有鮮血噴了出來,踉蹌後退了兩步,秦陽順勢走上,一腳踹出,王暉的身軀橫飛出去,重摔在地上,慘叫起來。
「一條狗罷了,有什麼資格聒噪。」
秦陽站在王暉的面前,居高臨下,在王暉快要緩過神的時候,一腳踩在了他的胸口上,骨骼斷裂的聲音清脆響起。
所有人都懵了。
看着秦陽的眼神,從行走的華夏幣變成了行走的閻羅王。
秦家保鏢反應過來了,沖了上去。
秦陽的眼神如刀,身影如風,不出五秒鐘,這些秦家的保鏢統統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秦陽沒有再看他們一眼,轉身走向了楚月。
一群狗腿子,他們比不上月月一根頭髮重要。
監獄門口,老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喃喃道,「追魂金針,一針可追魂,秦神醫卻在這個女孩身上連續施了三十六針,針針在追魂,如果不是秦神醫及時出現,那個女孩必死無疑!
雖然現在也只剩了一口氣被強行續着。」
「剛才辱罵秦神醫的那傢伙,如果搶救不及時的話,恐怕是活不成了。」
青年人看到王暉七竅汩汩流血,徐徐不停。
「可惜啊。」
老人嘆了一聲,「我們對江城的關注還是太少了,要是能提前一步出手,救下這個女孩,一定可以和秦神醫結下深厚的交情。」
青年人一愣,他說的是一條人命,可老將軍的關注點,顯然不一樣。
「看這陣勢,今天江城恐怕要大亂了。」
青年道,「我們要不要做點什麼?」
青年看着王暉漸漸沒有了動靜,內心不禁一突。
「當然不能坐視不理。」
老人開口,「召集全城醫生,下鄉調研半天。」
「好……」青年人猛然地一愣,他原以為老將軍會說,召集全城醫生,嚴陣以待,準備應付接下來這場風暴。
可結果,恰恰相反。
老人看着秦陽的背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