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孤寡的婆婆》[個孤寡的婆婆] - 第一章

年齡,不可能是她娘時。
老父親突然一把抓住我的袖子,眼淚鼻涕一起流出來,喊:「囡囡,你是我家丟了的囡囡么?」
我:……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中年男人的眼淚,失去孩子的父母的眼淚,實在是世間最令人難過的東西。
我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他又拉着我、一臉殷切地看着我不放手,我沒有辦法,只好坐下來,等他平靜下來細說。
結果,老父親只知道哭,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還是叫玉兒的女孩說清楚了一切。
原來,我長得與她娘,幾乎是一模一樣。
所以,她一時喊禿嚕了嘴。
而也因此,他們猜測我是他家十五年前丟掉的那個孩子。
我想起我自幼沒有父母,養大我的,是個孤寡的婆婆,一時茫然:難道真是這樣?
「姐姐如今芳齡幾許?
家裡人丁幾何?」
玉兒一臉興奮地看着我,問出跟媒婆一樣的話。
我在她明亮眼睛的注視下,下意識回道:「我今年,周歲十六,家裡……家裡已經沒有人了。」
說話的時候,難免下意識扶着小腹。
玉兒還要再問,卻在看到我圓滾滾的肚子時,唇翕動了幾下,終究什麼都沒再說。
老父親卻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猛地抬頭,開口問道:「你、你的口音,是京城官話,你是京里人?」
聽到這話,我茫亂的思緒一下子就消失無蹤,面色凜然起來。
為了孩子,我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是宮裡出來的。
「不是的。」
「我是冀州人。」
「因為……出了一些事,所以南下來這裡討生活。」
我立刻稍微改了下說話的語調,開始用冀州口音說話。
冀州靠近京城,口音本就相似。
我又在方言上頗有天賦,很容易便學得惟妙惟肖。
宮裡生存守則第三條:該撒謊時,絕對不要猶豫。
我的解釋合情合理,加上口音的佐證,他們很快便相信了。
「姐姐……」玉兒看着我隆起的肚子,不知道想了些什麼,看我的眼裡滿是同情。
老父親面露怒色,想要細問,被玉兒阻止了。
我隱隱猜到了他們在想些什麼,低頭撫着小腹,無聲地嘆了口氣。
終究還是,又想起了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啊……我也說不清我是什麼時候、又是為了什麼,喜歡上他的。
可能是我被嬤嬤罰跪時他隨口的…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