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小祖宗的馬甲又爆了》[傅少,小祖宗的馬甲又爆了] - 第2章 真千金回到蘇家

「聽說老爺要將那個住在鄉下的女兒接回來了。」

「接回來幹什麼,總歸比不上婉兒小姐,那個養在鄉下的土包子懂什麼呀?」

「別這麼說,什麼土包子不土包子的,也就是一鄉下人。估計看到了蘇婉兒小姐,自己就能捲鋪蓋走人了。」

這邊喬晚晚還沒有回到蘇家呢,蘇家的下人就開始議論紛紛了。這話傳到蘇守成的現任太太高雅琴耳朵里,也就是喬晚晚的後媽的耳朵里就有些分外的不舒服了。

她自從嫁給了蘇守成以後,因為一場車禍,蘇守成喪失了生育功能。

她也就沒有再生下個一兒半女,而蘇婉兒是她從福利院領養來的,雖然說蘇守成對蘇婉兒也非常的好,可說到底終究不是自己親生的,蘇婉兒和蘇守成之間還是有些芥蒂的。

但是比起蘇婉兒喬晚晚顯得更加要不得,畢竟喬晚晚是蘇守成前妻喬玉生的,而她在喬玉懷孕的時候,她就已經跟蘇守成有一腿了。

她是小三上位的,為了踢走喬晚晚的媽,她還費了不少心思,因此喬晚晚估計恨她恨的要死。

如今蘇守成就這樣輕描淡寫的說要將喬晚晚接回來,這讓高雅琴怎麼忍得下這口氣呢?

不過如今聽到下人們的話,她又對蘇婉兒有了一些信心,不過就是個鄉下來的野丫頭罷了。論家世,論人品,喬晚晚肯定比不上蘇婉兒。

論婚姻,蘇婉兒還是還是m市市長之子杜宇澤的結婚對象呢。這可是喬晚晚一輩子都達到不了的高度。

等她的蘇婉兒成了市長兒子的老婆後,還不分分鐘就把喬晚晚踩在腳下。

高雅琴想到這裡心裏舒服了一點,她假裝沒有看到那些噁心的言論一般,縱容那些言論發酵。最好讓那個喬晚晚自己聽到這些話,知難而退。自己滾回那個窮鄉僻壤去。

於是謠言越傳越凶就說都說蘇家來了一個土包子小姐,人長得奇醜無比氣質,特別俗。

喬晚晚來之前這些話還一直流傳在眾人的口中。

直到趙管家來接到喬晚晚,見面前,他還覺得喬晚晚長得就是和傳言中的那樣。奇醜無比,長相平平還氣質非常的土。

可是令趙管家沒想到的是事實和傳言還是有些出入的,這個喬晚晚不僅僅是土,還非常的非主流。

不是普通意義上的非主流,他打扮的簡直就跟個妖怪一樣。梳着一頭高馬尾,把眼睛畫的亂七八糟,大概是傳說中的煙熏妝。

雖然整體打扮起來就像是小年輕口中說的哥特風的吸血鬼一樣,但是他年紀大了搞不懂這些小年輕的審美,看到這這個他以為是看到了話本書裏面那些可怕的妖精,雖然好看但是他年紀根本就欣賞不了這個。

雖然是大濃妝,可是喬晚晚的氣質和儀容舉止清冷尊貴,渾身上下帶着一種說不出的威勢,當她一眼掃過來的時候管家就下意識的低下了頭。

「老爺吩咐過。他說他工作忙讓我來帶着小姐熟悉家裏面的環境。」

這可真是她的好父親啊,剛把她接回來的第一天就這樣缺席。喬晚晚看着管家挑了挑眉,她也不說什麼,不過她可都記在心裏。

趙管家接着喬晚晚下了車。

蘇婉兒和高雅琴是故意不來接喬晚晚的,只為了給她一個下馬威。不過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喬晚晚顯得非常的平靜,這讓夫人吩咐的事情也很難進行。

管家只好按照其他計劃講先將喬晚晚帶回了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