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樂坊》[非樂坊] - 第8章 金剛蓮華大胎藏界曼荼羅

「你我都清楚,我等三人的資質乃是這奇界所能達到的理論極限,亦是諸多世界的理論極限。」清離頭一次變了臉色,「所謂理論極限,一般來說是達不到的,更勿論超過,超過的是什麼,實乃非物。」

所謂是物非物,是需要參照物的,你在此方世界是物,到了另一個世界就有可能成為非物,非物者與本世界基本邏輯不和,有可能會出現三種情況。

謙遜者適應世界,高傲者讓世界來適應自己。

前者無需多言,自然泯然眾人矣,後者則被稱為世界的升格。

還有第三種,生靈本身是世界基本邏輯的聚合,是蘊含了大量信息的存在形式,一旦產生正面衝突,僵持不下的,生靈本身會發生不可逆,且詭異之極的變化。

這種變化原理不明,但足夠恐怖,如同一場瘟疫一般席捲整個世界,直到將整個世界吞噬形成一個新的「東西」。

準確的說,這個「東西」才是真正的非物。

一個永遠不會與任何世界相容,只存在混沌本能的恐怖存在,祂活動的余際都足以毀滅世界。

「我可不想再遭遇一次,一個非物尚能躲躲,兩個?我還不如引頸就戮來的痛快。」清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惡狠狠地說到。

「在這裝什麼呢,別忘了,按照【那一位】的說法,唯有脫離了原本軌跡的非物,才有希望成就不可能,這也許是我們的機會。」清秋面色不改地將清歌偷偷做小動作的手從自己的茶壺上掰下去,「現在看來他不會是謙遜者,萬一他是高傲者呢。」

「你們還想繼續忍受這見不到邊際的恐懼嗎,我不想,不如賭一把。」清秋道。

「你沒事吧?」清離眼睛一白,「你想把寶押在他身上?你真把他當弟子了?」

「怎麼可能?」清秋哼哼道,「唯有基本邏輯完全不同,才有可能成為非物,我們這麼久都沒找到這種世界,皆是大同小異,而他……」

「他明顯來自另一個基本邏輯完全不同的新世界,我懂你意思了。」

與其苦苦掙扎,或者將別人當成救命稻草,不如自己成為稻草,讓自己成為非物,獲得成就不可能的資格!

「你有眉目了?」清離眼睛一亮,「你自然是有了,不然也不會高訴我們。」

「那個世界不簡單,有幾道氣息橫亘在世界邊緣,顯然是在防備什麼,我沒有把握。」清秋嘆了一口氣,這倒在最後一步門口的感覺實在不好,「這小子,將有大用。」

說罷她斜眼瞪了一眼清歌:「你不許有一個想法。」

清歌失望地嘆了口氣:「我還什麼都沒說呢。」

「我需要他有一條正常的成長曲線,既然要成為非物,自然要有所準備。」清秋冷冷地看着他,「哪怕他時運不濟,半途身隕,我也會得到我想要的。」

「待他出關,差你二位弟子來,安排一個恰好出世的洞天墟境闖闖。」清秋揮袖蓋過這茶壺,將其收走,徹底斷了清歌的念想,「好玉,總需要打磨方可。」

好一個恰好出世。

「尊法旨。」

離了嬉日殿,清歌與清離兩位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