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孤山遠征開始》[從孤山遠征開始] - 第2章 群像

第二天一早,除了還在熟睡中的比爾博,其他人早早起床,將早已經採購好的鍋碗瓢盆,糧食武器等等必須物資裝好打包後,便騎上馬出發了。

甘道夫還為朱旭準備了一匹馬,並再次表示歉意。

「朱旭,我希望你能原諒一個老人昨晚的失禮。」甘道夫歉意的說道,「要知道,中土大陸還如同你這般的人可不多,他們大部分早就已經蒙蔽在追尋錢財權利的迷霧中了。」

「我完全能理解。」朱旭回應道,「不過甘道夫,你應該知道,此行最大的困難恐怕不是一路上的危險,而是終點。」

「是啊。」甘道夫點了點頭,「那條惡龍!」

「我指的也不是惡龍!」朱旭語氣稍微嚴厲了一點,「甘道夫,你知道我指的是什麼!」

「索林不是他的祖父,也不是他的父親。他是新一代的矮人王者。」甘道夫用篤定的語氣說道。

「他是都林一脈!」朱旭對甘道夫莫名的自信很是不解,「他的血脈中擁有瘋病,而埃瑞博中的財寶更是浸染了惡龍的貪婪!」

「甘道夫,你到底有沒有幫助索林抵禦龍病的辦法?」

……

「我敢打賭,這個霍比特人肯定不會跟過來的!」讓身體隨着矮馬的移動自由晃動着,德瓦林對巴林說道,「你就算把契約留給他,他也不敢在上面簽字的!」

「就是!」腦門上頂着一塊斧刃的畢佛搖晃着腦袋,口中含糊不清的說道,「除非他腦子和我一樣壞了。」

將一個牛角形鐵質聽筒對着耳朵的葛洛音聽到大家對比爾博議論紛紛,頓時提高聲音道:「不如我們來打個賭吧,賭在今天日落之前,那個霍比特人有沒有勇氣追上來!」

「算我一個!」奇力瞧瞧看了一眼騎馬走在最前面的索林,見舅舅對此沒有反對,說道:「我賭兩個銀幣,那個霍比特人不敢加入!」

「那我正好相反。」甘道夫瞧了一眼身後的方向,樂呵呵地說道,「我也賭兩個銀幣,比爾博會加入的。」

有了甘道夫的加入,其他矮人紛紛下注,葛洛音急忙取出一張紙,用一塊墨石在上面記錄下眾人的選擇。

「朱旭,你呢?」葛洛音問道。

「二十枚銀幣,押比爾博會追上來!」朱旭取出一小袋銀幣,數出二十枚交給葛洛音。

「哦!」伴隨着口哨的起鬨聲頓時響起,二十枚銀幣的賭注一下子引燃了大家的熱情。

騎馬走在最前面的索林,聽着後面的喧鬧,嘴角露出一絲絲微笑,可是想到前方可能的危險,微笑又迅速收斂,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憂鬱,不過他走在最前面,倒也不怕其他矮人們看見影響到士氣。

最終,除了甘道夫,朱旭,歐音以及波佛外,其他人都押了比爾博不會選擇加入隊伍,包括賭局發起者,精打細算的葛洛音。因為朱旭一下子拿出了二十枚銀幣,矮人們也不甘示弱,紛紛提高了自己下注數量,最終**池的比例達到了50:120。

就在太陽快要到達樹梢的時候,突然,隊伍的最後面,傳來了一陣呼喊聲,朱旭回頭,只見比爾博手中揮舞着長長的一紙契約,如同揮舞着一張滿分答卷,不斷跨過這種障礙物,追了上來。

朱旭和甘道夫對視一眼,臉上露出會心(財迷)的微笑,眾人勒停馬匹,停下等待比爾博。

「我簽字了!」比爾博微微喘着氣,臉上帶着期待驕傲的笑容,將契約遞給巴林,「我加入!」

巴林接過契約,左手一伸,變魔術一般拿出一個雙層放大鏡,掃了一眼契約上的簽名,說道:「我看基本沒什麼問題,那麼,歡迎我們的巴金斯老爺加入索林橡木盾的隊伍。」

隨着巴林的確認,周圍響起了一片善意的笑聲。

在不顧比爾博的反對,將比爾博提起來放到一匹矮馬上後,波佛開心的在後面喊道:「葛洛音,結賬!」

隨着話音落下,一個個錢袋子就從葛洛音手中飛出,落向朱旭四人手中,發出叮叮叮的銀幣碰撞聲。

「你們在幹嘛?」比爾博疑惑的問道。

「托你的福,小賺一筆!」朱旭將錢袋在手中拋起又接住,聽着讓人愉悅的錢幣碰撞聲,「48枚銀幣,等到鎮子上算你請大家喝酒!」

「朱老爺大氣!」聽說有酒喝,其他輸了錢的矮人一掃沮喪,紛紛不吝嗇誇讚之語,將朱旭一頓猛誇!

「阿嚏!」比爾博一邊和甘道夫聊着天,突然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伸手在口袋了摸了摸,卻並沒有找到手帕,正準備抬頭喊停隊伍的時候,突然一旁的朱旭遞過來一整疊疊得整整齊齊的手帕。

「這些你先用着吧!」朱旭說道,「不過巴金斯老爺,你得適應,後面的一路上,缺的可不僅僅是手帕,我們還會缺很多東西,不過,這就是冒險!」

猜你喜歡